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姊夫是高手
姊夫是高手

姊夫是高手

大学考试之后,我便赋闲在家中,无所事事,小男友又去了个甚幺学术考察旅行团,剩下我一个人在香港。所以当姊姊打电话来,邀请我到她的家里渡假几天时,我立刻便答应了姊姊和姊夫是住在港岛区的一个豪华屋苑里,那里设施齐全,有游泳池、健身室等等,我当然乐意去使用。


  到了星期六的下午,我才到达姊姊的家中,他们都很热情的招呼我。我和姊姊的感情很好,姊姊才比我大八年,姊夫大我十多年,二人还未有孩子,所以生活过得十分写意。


  「姊姊,你好幸福啊,家居布置得那幺漂亮,姊夫对你真好。」「他会布置才怪,这里全是我的工夫,他一天到晚就只是会跑去做健身。」这时我才留意到,姊夫确是有一副运动家的身型,眼睛便不住的往他身上打量。


  姊夫也没有在意我的反应,说道︰「你也不用羡慕你姊姊,这几天你在里渡假,可以好好享受一番。」听到「享受」二字时候,目光刚好停在姊夫的裤裆上,心中不禁想︰「不知到姊夫的家伙份量如何?」他们当然不知到我在想甚幺,便道︰「星期一你姊夫和我也要上班,只有明天可以陪伴你。这里是你的住户证,你可以凭它使用会所的设施,家中的东西,你也可以随便使用。」「谢谢,姊姊。」


  「那幺,明天你想做甚幺?」


  「去游泳好了。」


  「好啊,会所的泳池设备不错,我也很久没有游泳了。」其实我是想看看姊夫穿着泳裤的身体,欣赏猛男一向是我的兴趣。


  接着他们便带我到他们準备好的一间客房,安置好我的行装后,我们便一起出外逛街吃饭。


  饭后,我们便回到姊姊家中,享用姊夫的高级影音设备。过了一会,姊姊说要休息了,便和姊夫回到房中,还叮嘱我要早点睡觉。


  我再看了一会DVD,忽然想起,我的泳衣很久没有穿过了,不知还合不合身,于是便回到房间,把泳衣找出来,对着镜子,除下身上所有衣服后,便把泳衣穿上。我真的是长大了,胸部和臀部都丰满了,把一件普通的一件头泳衣填得满满,胸部只有一半给包着,下身更变得像高V泳衣一样,刚刚只能盖着阴部,双腿显得很修长,从镜中看来,十分性感。可是也有不少阴毛跑了出来,看来一定要好好处理一番才行。


  心想︰幸好记起要试穿泳衣,否则明天便要出洋相了,但是我并没有带备剃刀,唯有向姊姊求助,但现在他们可能已经入睡了,于是便想到到浴室里看看,相信姊姊,甚至姊夫也不会介意我借用他们的工具。


  我便把泳衣卸下,套上件宽身的T恤,也不用穿回内裤,便往浴室跑去。


  我把脚步放轻,以免吵醒他们,当我经过他们的睡房时,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,像是姊姊在说话,但怎幺也听不清她在说甚幺,我也不意为意,便走进浴室了。


  我很容易便找到剃刀和剃鬚膏,拉起了T恤,用温水把阴阜打湿,抹上了剃须膏,便开始小心奕奕的刮去阴毛了,我更索性把整个阴阜刮得乾乾净净,因为那件泳衣所能覆盖的面积实在不多。剃完之后,我便用一条热毛巾将整个阴户擦乾净,现在那里每一处也很光滑,看上去像是小女孩一般。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剃阴,但每次在剃阴的过程中,我总觉得特别容易引发性慾,光滑的阴户给手指触摸的感觉很特别,我有时会难以自控,手不停的要抚摸那里。


  当我沈醉于触感世界时,我忽然联想到在姊姊房门外听到的是甚幺声音了。在好奇心驱使下,我静静地再到了姊姊门外。


  这时房内依旧传出姊姊一些「嘤嘤嗯嗯」的声音,像是忍受极大的痛苦,又像是享受至高的欢愉。这时我才发觉,房门是没有完全关上的,怪不得声音会传了出来。


  我把房门稍稍推开少许,便看见姊姊光溜溜的背脊,姊夫躺在大床的正中,姊姊俯伏在姊夫之上,两人正相拥着亲嘴。姊姊的双腿是分开的跨在姊夫身上,在浑圆的屁股下,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的阴户里插着一根很粗大的肉棒。


  虽然我也有和我的小男友作过爱,但是这个画面,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,我从来也未有见过别人在我面前做爱的,除了小男友的外,也未见过别人的肉棒,心里既感到害怕,但又十分兴奋,虽然知到偷看姊姊是不对的,但是我仍然躲在门旁,继续看他们表演。


  这时他们仍然在 缠着一起,姊夫双手不停的在姊姊背上来回抚摸,姊姊也轻轻摆动着屁股,把姊夫的肉棒不停地套弄着。这种慢挑细弄的享受,我是未有尝试过的,我的小男友就只会横冲直撞的蛮干,有时候我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的时候,他便完事了,现在看到姊姊这作爱的方法,真令我心痒难当,只觉得身体愈来愈热。


  这时姊夫的双手已经慢慢的移到姊姊的屁股之上,轻轻的搓弄了一会,便把两片屁股紧紧的抓着,跟着腰肢一挺,便把那根粗大的肉棒,狠狠的插入姊姊体内,肉棒完全没入姊姊的阴户之中,只剩下那满是皱纹的阴囊留在外面,姊姊也忍不住「啊」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

  这时听到姊夫在说︰「怎幺了?平常在这个时候,你已乐得大叫大嚷的了,为甚幺今晚那样拘谨?」「你这个坏人,啊 也说过妹妹在家里,不要做爱了,啊 你还要我大声叫床吗?」「口里说不要做爱,是谁见了我的大鸡巴,便爱不释手的把玩着?」「啊 谁叫你的鸡巴这幺坏,噢 干了那幺久,还不肯射精吗?」「你想我射精吗?那你要帮我清理啊!」


  「你休想,看我把不把我干得人仰马翻。」


  接着姊姊便坐起身来,下身紧紧的坐在姊夫的肉棒上,我也再看不到他们交合的地方了,姊姊把双手按在姊夫的胸膛之上,定着上身,下身开始慢慢的前后摇动,姊姊就像骑马一般驰逞着。


  渐渐地姊姊的摇曳速度越来越快,头髮也甩了起来,我看见姊姊咬着嘴唇,很努力地使自己不要叫出来,但是来回了百来下后,姊姊终于大叫一声,再次软软的瘫在姊夫身上。我也再次看到他们交合的地方,我看见姊姊的阴户已洩出了大量的淫水,把姊夫的肉棒和阴囊也润湿了,而姊夫的肉棒还直挺挺的插在姊姊的阴户里,一点也没有退缩的迹像。


  这时只听到姊夫说︰「你完了吗?现在到我了。」接着姊夫便坐了起来。


  现在他们是对坐的相拥着,下身依然的紧贴在一起,可怜的姊姊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,任凭姊夫摆布,姊夫再把双手把姊姊浑圆的屁股托着,配合身体的动作,一面底头亲吻姊姊的乳房,一面把姊姊上下抛动。


  那种冲刺一定是十分激烈的了,我看姊姊一定是乐透了,她只能抱着姊夫的头,嘴里发出一些没有意思的声音,我甚至可以隐约听到从他们交合处传来的一些「滋、滋」的水声,姊姊一定是又洩了一身淫水了。


  最后姊姊只得向姊夫低声求饶,说道︰「啊 啊 求你 求你把火烫的精液 啊 射进我的身体罢 啊 」「那我射精之后,你要怎样做?」


  「啊 我会把你 你的鸡巴舔得乾乾净净,啊 保证你那天下珍品,一点也 也不浪废。」姊夫像是很满意这答覆,抛动的动作便慢了下来,姊姊趁机伏在姊夫的胸口喘息。这时姊夫突然抬起头来,和我打个照面,我实在是太大意了,他们这种坐拥的姿势,姊夫是刚好向着我的,我竟然一点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


  正在不知作出如何反应时,姊夫把一只手指放在嘴前,作一个禁声的手势,看来姊夫并不反对我在观战,我正在考虑应不应该继续留下时,我又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了。


  这时姊夫把姊姊一手抱着,然后一个翻身,便把姊姊压在下面,因为姊夫长得很壮健,这个动作做得一气呵成,乾净俐落,二人的身体还未有一刻分开过。


  现在我看到的是姊夫的背部,这就是所谓的虎背熊腰了,在强壮的腰肢下,是个结实的臀部,难怪姊夫这样会干。接着姊夫把双手托在姊姊两脚的膝弯处,把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,看来姊夫要全力进攻了。果然姊夫便把腰肢一挺,整根肉棒又插进姊姊的阴户内,姊姊忍不住又叫了出来。


  姊夫跟着便把屁股高高的挺起,把肉棒抽出了一大半,但是我还未见到肉棒的头部,看来姊夫的肉棒,不单止粗,而且还很长,姊夫把肉棒抽出大半以后,又是全力的往下插,用力插得连阴囊也撞上姊姊的会阴之上。


  姊夫便这样的剑及履及地干着姊姊,可怜的姊姊给姊夫抽插得死去活来,只能发出一些没有意思的声音。


  「啊 啊 干死我了。」


  「我 我受不了,啊 」


  「高潮又 又来了 啊 」


  「美死了 」


  但姊夫仍是埋头的苦干,就这样抽插了百来次后,姊夫的速度便愈来愈快,同时喉头开始发出一些像野兽的声音。忽然姊夫停止了所有的活动,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,下身紧紧的抵着姊姊的身体,我看见了姊夫屁股上的肌肉收紧了一下,跟着便放鬆了,跟着又再次收紧,如此这般一紧一鬆的抽搐四、五次之后,姊夫再轻轻的抽插几次,便倒在姊姊身上不动了,两人都在大声喘息着。


  我想姊夫是射了精了,但是他的肉棒还插着姊姊的阴户,还未捨得分开呢!我想是时候静静的离开了,但是还未看到他们正式的分开时又似乎有些不完美,其实可能是我想要看看姊夫整根的肉棒,我才甘心。


  过了一会,姊姊轻推了姊夫一下,姊夫便翻下身体躺回床上,同时也抽出了肉棒。


  我终于都看到姊夫整根的肉棒了,虽然现在只剩下八分的坚硬,但是已经比起我小男友的大上一个码了,肉棒本身已经很粗的了,估不到那个圆头还要大,怪不得姊姊给它干得这幺爽的了,整根肉棒都沾满了淫水和精液,在黑暗之中闪闪生光。


  当我还在讚歎姊夫的肉棒之时,姊姊忽然坐了起来,这把我吓了一跳,以为给姊姊发现了,但随即看到姊姊把头伏到姊夫的肉棒上,我看见姊姊用一只手把肉棒轻轻扶正,接着便伸出舌头来,把肉棒从下至上的舔抹,把上面的精液和淫水舔得乾乾净净,我真的不敢相信,姊姊真的会用嘴巴,来和姊夫的肉棒清理。


  姊姊把一面舔净后,把头一转,又去舔另一面了,姊姊是这样慢慢的舔,又是舔得那幺的仔细,倒像是十分享受似的,我也不禁的嚥了一下口水。最后姊姊张大了嘴巴,把整个圆头含了进去,跟着便轻轻吸啜,还把头左右的转动,姊姊是想把残留在尿道内的精液也吸了出来。


  最后「答」的一声,姊姊放开了姊夫的肉棒,躺回姊夫的身旁,看来姊姊的工作已经完成了,现在姊夫的肉棒全身已经乾乾净净的,软软的垂了下来,而姊夫的脸上是一个满足的微笑。


  这时姊夫的目光再次瞄向我藏身的地方,我不好意思和他再有眼光的接触,于是逃也似的跑回自己房间去了。


  当我迈开脚步时,才发现我的两腿内侧已经湿了一大片,淫水从小穴沿着大腿缓缓流下,我是从来未有发过这幺多水的,如果不是没有穿内裤的话,一定会把整条内裤湿透的。


  我匆忙的跑回房中,坐在床上,用纸巾小心的揩抹阴户和大腿,在清理的时候,忽然发出奇想︰如果小男友也用舌头来和我清理,一定会痒死的了。这时候我真是恨透我的小男友了,如果他在这里的话,我一定会把他强姦了的。


  这晚我一直胡思乱想,一时想到姊姊和姊夫做爱的情境,姊姊面上忘我的欢愉,身体肉慾的享受,刚才她得到了多少次高潮呢?一时又想到姊姊为姊夫清理的场面,姊夫的肉棒真伟大,把姊姊的嘴巴撑得满满的,姊姊怪可怜的。


  她们做爱的画面、姊夫健硕的身型、结实的臀部、雄壮的肉棒,整晚在我脑海中转来转去,最后想到的是︰如果姊夫要和我做爱,我会拒绝吗?


  【完】